词作家乔羽:艺术家应是有两个翅膀的大鹏鸟

2019-09-04 21:10:12 围观 : 139
网址:http://www.puremw.com
网站:全民彩票官网手机版app

  

词作家乔羽:艺术家应是有两个翅膀的大鹏鸟

  

词作家乔羽:艺术家应是有两个翅膀的大鹏鸟

  问:习总书记说,全党要坚定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、文化自信。当今世界,要说哪个政党、哪个国家、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,那中国、中华人民共和国、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。您如何看待中华民族的自信?

  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当代中国文艺的根本,是中国文艺想象力的不竭源泉和深厚土壤”

  我的创作也是从中华民族文化很深厚的根基入手的。小时候,早春时节随父亲去踏青,亲身感受到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这一诗句的魅力,就埋下了文学的记忆。直到现在我还有这样的习惯:看到好的景物、好的东西时就要想一下用什么句子表达出来。

  问: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,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,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。您也曾说“每个不同的时代都有不同的属于这个时代的歌”。的确如此。从《诗经》到《楚辞》到唐诗宋词元曲,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诗歌,有着其独有的特征、表现形式、精神风貌。请问您是如何在歌曲中表达时代的?

  乔羽:在诸多艺术形式中,与时代关系最直接、最密切、并且反映最迅速的,大概就属歌曲了。因此,每个不同的时代都有不同的属于这个时代的歌。人们从这些歌中可以真切地领会到这个时代的精神风貌,感受到这个时代人的喜怒哀乐。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不唱歌的民族,而且每个民族都曾倾注全力促使自己的歌曲成为大艺术,也促使应运而生的歌词成为大文学。《诗经》就是中国古代人作出的一个光荣的例证。

  乔羽: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需要中华文化繁荣兴盛。文化是民族的血脉,文化自信是更基础、更广泛、更深厚的自信。习总书记还讲了,中华文明延续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,既需要薪火相传、代代守护,也需要与时俱进、推陈出新。我都很赞同。

  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
  问:习总书记7月1日在庆祝中国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:“文化自信,是更基础、更广泛、更深厚的自信。”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文化自信?如何看待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?

  我们应该去寻找一种可能,使我们文学艺术有可能做到这两点:一既是继承的,又是发展的;二既是民族的,又是时代的。不要把民族和时代对立起来,既不要墨守成规,也不要割断历史。谁寻找到了这种可能,谁的眼前就会出现一片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。谁做得好,谁就有可能代表这个时代。

  回顾这个历史,我们可以看到,中国歌词艺术的发展,始终与中国人民的历史变革密切联系着,在每个历史时期,都代表着人民的心声,唱出时代的强音。我相信,所有的歌词作者,都会无负于时代,都会为时代写出洪亮的歌、优美的歌、感人肺腑的歌、使人上进的歌,用这些歌去鼓舞人民奋力完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大业。

  我认为,一个民族,正因有大量的、各门类的作品传播下来,才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传统和血脉。这种文化传统和血脉形成了一个民族的性格,这种性格的底蕴说到底就是取决于文化传统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当代中国文艺的根本,是中国文艺想象力的不竭源泉和深厚土壤。中国文艺只有把自己的根系深深地扎向生于斯长于斯的这块土地,从中华文化中汲取灵感和智慧,才能书写当代文艺的辉煌篇章。离开了民族文化的根,创作的作品就难以长大。

  “中华民族为伟大的复兴而努力奋斗的精神和卓越成就,给艺术家带来了更加广阔的创作空间”

  好歌之所以能经受住岁月的考验,久唱不衰,关键在于它能表达一个时代大多数人的心愿,和大多数人的心灵跃动合拍,能引起大多数人的感情共鸣。跟人民大众的所思所想南辕北辙,定然不可能流行开来,也不可能广为传唱。如果我的歌词还有可取之处,那就是我注意在不同时代写人民群众心里的真实情感。不论在什么时候,我都要去表达这个时代人民大众心底最美好的感情。

  《我的祖国》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写的。那时刚解放不久,经过长期战争,建立了新中国,这是历史的喜悦,我记录了这种感觉,这种情绪。那段时间,电影《上甘岭》导演邀我写一首插曲。开始我写不出来,但当时电影已经拍完,只等着歌词。导演急着要,经常到我住的长影厂招待所来喝茶。我知道他们很急,我说你们别催我,我也急,我尽快给你写就是了。有一天,长春下大雨,我在招待所散步,就突然想到不久前见到的长江。我是山东人,过去只看过黄河,小麦、高粱熟悉得不行,可从没见过水稻。头一次看到两岸一片片稻田,长江滚滚的气势,既令我惊叹不已,又让我为之震撼,感慨新中国的蒸蒸日上,于是,“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……”从心头奔涌而出。

 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民族精神昂扬奋发的新时代,是一个从古老走向青春的大时代。我们经历过民族危亡的灾难,我们进行过义无反顾的战斗,我们拥有过胜利的喜悦,我们也懂得历史负担的沉重,所有这一切,都在我们的歌曲中得到了表现。我们的国歌便是当年救亡歌曲中最辉煌的代表之作。历史的责任感,时代的战斗精神,大众的喜闻乐见,这已经形成了我们的传统。当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新一代的作词家、作曲家、歌唱家继承了这个光荣的传统,涌现不少新的好的歌曲。

  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大众网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乔羽: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整整109年,为挽救民族危机,无数志士仁人奋起抗争、献出生命,他们都是民族英雄、人民英雄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深厚历史文化传承清晰可见、从未止步。

  就我个人而言,父母给了我最早的文化熏陶,也给了我一个做人的“根本”。在那种战争频繁的年月,父亲就把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百家姓》、《千字文》搬出来教我读,在教学方法上是不拘一格。这个问题,在孩子时期,浑然不觉,在以后相当一个时期也不够清楚,父母也未必就十分明确,但他们这样做了,客观效果就是这样。我的父亲是一位不是学者的学者,而且思想极为旷达,绝对不是市集上的冬烘先生。我当时虽幼小,但我的记忆中,他讲唐诗、宋词、西厢、红楼,都比现在一些人更有情致。我一生得益,至今不为时尚所惑。

  我们去看现当代中国歌词创作出现过的三次高潮:一次是在三十年代抗日救亡运动兴起之时,大批抗战歌曲有如黄河之水,汹涌澎湃,成为抗日救亡的战鼓和号角,激发了中华民族的爱国热情,鼓舞了中华儿女的抗日斗志。另一次高潮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五十年代出现的,词作家、作曲家和全国人民一样为新中国的诞生而欢欣鼓舞,他们把人民群众翻身解放的喜悦写进了歌曲,在人民中广为传唱。再一次高潮是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到现在。改革开放给我们的祖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中华民族为伟大的复兴而努力奋斗的精神和卓越成就,给艺术家带来了更加广阔的创作空间。新的观念、新的思维让艺术家们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同时摆脱了历史的羁绊,无数反映新时代的优秀作品脱颖而出。可以说,这一次高潮持续的时间最长,产生的作品最多,作者的队伍最大。